刘墉:和忧郁做朋友

  • A+
所属分类:青春励志

文|刘墉

选自《刘墉谈爱育与成长: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昨天深夜,我听见楼上传来重重一声,以为你掉落什么东西,但连着又传来几声,接着你妈妈就上楼了,而且一去就是半个钟头。

最近夜里你常闹脾气,你妈妈总得上楼作“精神讲话”,而且每次下楼必定怨我,说我遗传给你,你跟我年轻时一样,到了晚上就抱怨当天的事情做得不够多,或莫名其妙地不开心。

她把你闹情绪怪到我头上,我百分之百接受!因为我直到今天都一样,常常到了夜里十一点钟就心不安,觉得好多事没做完,产生莫名的恐慌。

但这有什么不好呢?我发觉许多像我这样,总怨自己没做好这样、没弄好那样的“完美主义者”,虽然过得辛苦,却能有不错的成就。

话说回来,当你想把每件事都做得十全十美,当然会透支,也当然会焦虑。记得有一阵子我说我有忧郁症,你妈妈说那哪算忧郁症,又说她早问过精神科的医生,医生说事情太多而有躁郁是当然的。我的工作这么重,换作哪个人都一样。相反的,碰到大事,却若无其事,倒可能有问题了。

你今年有一堆考试,加上担任校刊主编、参加交响乐团,还得为歌剧伴奏,当然会焦虑。你怎不想想,自己能扛下那么多重任,是一种光荣呢!

我是过来人,也了解teen-ager忧郁的表现。不久之前我还在《读者文摘》里读到,上海和香港的青少年,曾有自杀想法的有百分之十一点三和十一点二。台北的更可怕,居然高达百分之二十七点七。

青少年为什么会有自杀的念头?那不一定因为功课压力,而因为青少年正处于离开父母、出外独立的“转换期”,生怕自己没有能力面对未来,并且开始想人为什么活着,到这个世上来有什么意思?

所以青少年常爱算命,想预知自己的未来;也有不少人小时不信教,到了青少年期,却勤跑教堂。

我在青少年时期也一样,甚至喜欢一个人独自到深山里,坐在溪间的大石头上写文章。那时我最爱去乌来的“云仙乐园”,听见园里播出流行歌曲《蓝色的梦》,心头就浮上蓝色的哀愁。所以我少年时特别喜欢古人“少年听雨歌楼上”、“为赋新词强说愁”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诗句。

我也欣赏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伊豆之舞娘》,觉得由书中那个体弱少年的身上,好像见到自己。

当然,多愁善感也可能是天生的气质。近年的医学研究,更发现那气质常因为“血清素(serotonin)”的不足。

我们脑里好像有条河,许多忧愁的人到河边等着过河,“血清素”则好像载人过河的渡船。当血清素多的时候,那些忧愁的人很快就渡过了。而当血清素不足,河边则挤满了忧愁的“待渡者”,这种人一多,忧郁症就来了。

也可以说,同样烦心的事,有些人一下子就过去了,有些人却挂在心上久久不去。后者尤其到了晚上,可能一整天的事都会浮上脑海──“我是不是白天又讲错话了?”“某人那句话是不是专对着我?”“我今天的考试,原来认为表现不错,但会不会填错格子,或没看清楚题目?”

因为血清素不够,那河边一堆“忧愁者”,你一言、我一语地吵闹。有些人甚至因此失眠,或产生“强迫症”──也就是明明不愿去想,却非想不可;明明出门时把炉子、窗子都关好了,离家之后却又不放心,非要回去检查不可。

无可否认,这些情况严重起来,都算是一种精神病,但是毛病有轻有重,重的固然应该吃药,轻的却是一种“人格的特质”。如果你发挥这特质,反而能因为常常检讨而减少失误、因为追求完美而精益求精。所以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伟大的艺术家、文学家、政治家,都有忧郁症的现象。

不久前,我去医院看眼睛,先放大瞳孔,再检查眼底,医生说我的飞蚊症不致恶化,也没办法改进。我临走,他还幽我一默:

“那不是早就存在了吗?不理它、别管它、忽略它。如果还总觉得它在眼前晃,干脆就跟它作朋友。”

医生讲得多好啊!很多毛病,如果难治疗,又没有严重到该吃药,就跟它作朋友吧!甚至感谢上天,给你与生俱来的忧郁特质,使你能“先天下之忧而忧”。记得我像你这么大时,常因为忧郁而失眠,但是有一天读到晋代阮籍的诗:

“夜中不能寐,起坐独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徘徊何所见,忧思伤我心。”

我一下子想开了:多好的一首诗啊!没错,阮籍失眠了,他可能有忧郁症,但他泰然面对,睡不着大不了不睡,起来弹琴作首诗吧!

阮籍不是在失眠夜、伤心夜,写出了这首能传诵千古的作品吗!

忧郁

忧郁是什么东西?你是否理解?

和忧郁做朋友,在外人看来我是很开朗爱笑,骨子里却是多愁善感的人,其实我不想这样的……

多愁善感也可能是天生的气质。近年的医学研究,更发现那气质常因为“血清素(serotonin)”的不足。

淡然处之,坦然面对,摆脱不了就和它做朋友吧!心态决定你可以很快乐

社会压力大,每个人都多少有点忧郁正常,只要不放大成病就好。真的有空多去登山,接近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让身心来趙净化之旅!会让人有种别样心悦!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忧郁并不可怕,可怕是自己不肯走出来。

一般太过于重感情和追求目标过高的人容易得忧郁症,可他们创造力很强大多是聪明人

自己给自己画了个圈,别人走不进,自己出不来!还要不停地告诉自己我在这个圈里生活的很好!人怎么可以假的那么真呢!

所以是要和我做朋友嘛?我叫忧郁。神经来了就发疯,走了就恬静,不笑的样子是让人觉得忧郁~

担忧什么都无济于事,该发生的发生了,等不到的依旧等不到,也没有人会在意你忧不忧郁,不如和它相伴,心灵慰藉

我发觉许多像我这样,总怨自己没做好这样、没弄好那样的“完美主义者”,虽然过得辛苦,却能有不错的成就。

现在人欲望太多,所以压力很大,快乐都被欲望吞噬了!

我也自认是忧郁常驾临,可也让思想在冲破困扰后得到喜悦而感到自豪。不害怕,就可以和忧郁做朋友。

忧郁和忧伤是一对好朋友,但是要杜绝与它们见面,天天快乐生活!

虽然忱郁不好,但今天的事情不留到明天却是值得提倡的,既己成事实,也只有放宽心了。

缺血清素引起忧郁,和从小的家庭环境,个人体质有关。我的外表就给人冷冷的感觉,让人觉得不好接触,其实这是表像,长大了成熟了就变的随和了许多……

我有时很忧郁,焦虑,读了此文原来还可以跟它们做朋友

难过一下,才能体会快乐时多珍贵!难过也是一种正常新陈代谢,只要不是过度!

人生一定要有理想,有理想追求的人不会忧郁的。

我以为你懂我,所以不会用不适合的方式伤我,然而,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你,我知道会受伤,只是不知道伤的这么可笑…………

希望我的孩子能看到这篇文章,解开心结!

与自己所有的心情和思绪做朋友,同样也让它们做朋友多交流

“那不是早就存在了吗?不理它、别管它、忽略它。如果还总觉得它在眼前晃,干脆就跟它作朋友。”

当今社会纷纷扰扰,人们也便生出了许多的忧愁。我也曾担心自己得了忧郁症,强迫症。读了刘墉老师的这篇文章,宽慰了许多,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性格,反而能因为常常检讨而减少失误、因为追求完美而精益求精。

早期抑郁症通过心理干预很容易治疗,中度到重度需要持续服药,复发两次以上很难治愈。

为什么跟我这么像。飞蚊症觉得开始严重了也开始忧郁了变得很感性突然觉得把自己代入了一样不过我还有24小时的耳鸣说的没错习惯就好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很多年了生活还是会有开心的事

夜中不能寐,起坐独鸣琴,秋虫呢喃月入怀。

忧郁是你能承担很多重任,是一种光荣!这几天一直很焦躁,这给了我启发

每个人的一生不可能风平浪静或顺风顺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病。只要不把他放大,夸大。要勇敢面对它,就可以度过那个时期。

下一页: 2
笨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