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汉子拥有一颗渴盼被疼爱的温柔的心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摘要

朋友菲是我中学时期闺蜜的姐姐。那时候跟闺蜜去她家,每每对她姐仰视。按现在的话说,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一米六五的个子,喜欢穿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袅袅婷婷。不笑不说话,笑意中带着点腼腆。

文|沐儿

朋友菲是我中学时期闺蜜的姐姐。那时候跟闺蜜去她家,每每对她姐仰视。按现在的话说,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一米六五的个子,喜欢穿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袅袅婷婷。不笑不说话,笑意中带着点腼腆。

我们学校里有一株白玉兰,每次盛开的时候,我就自然地想到菲。“净若清荷尘不染,色如白云美若仙。微风轻拂香四溢,亭亭玉立倚栏杆。”高中毕业的时候,我给闺蜜送纪念品,同时送了她姐一张卡片,上面写了这首诗。

大学以后,再去她家玩,大家自然就都成了朋友。菲那时已经在银行上班,却还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大小姐模样,说话轻柔,未语先笑。只是穿上工作服的时候,这样一个软妹子,竟也有了些英气。

后来菲升了大堂经理,再后来,跟另一家银行的客户经理谈起了恋爱。两个人你侬我侬地走进婚姻。结婚那天,菲小鸟依人,幸福挂在脸上,甜在心里。

可是婚后,局势却发生了巨变。婆媳关系的恶化,最终使这段因爱情而结合的婚姻破裂,两个人遗憾分手。男人本来也没有斤斤计较,但是婆婆,却铁了心要让菲净身出户。

菲一生气,也较起真来。她请了律师,将男方家告上法庭,要求房子和财产一人一半。撕破脸皮之后,男人也不示弱,两个人在法庭上唇枪舌剑,感情瞬间化为灰烬。

菲如愿以偿拿到她该得的部分,但她并没有什么成就感。倾尽所有爱过,最终却是这样的下场;彼时的不离不弃,变成今日的含恨各奔东西。重感情的菲,后来单身了好多年。她将披肩长发扎成马尾,一门心思投进工作里。

她一个人看房买房,跟中介周旋讲价。装修的时候,她自己去各大装修市场,货比三家,买回材料。找装修团队的时候,她在网上看攻略,跟装修小哥斗智斗勇。周末的时候,她亲临装修现场,在粉尘乱飞被砸得乱七八糟的屋子里,给工人分发矿泉水,并监督他们有没有偷工减料。

我完全没有想到,那么淑女范的菲,性格里也有这么汉子的一面。但我欣赏极了这样的菲,一副我离了谁都能活的傲娇样。

女汉子

其实好多娇娇女,不是坚强不起来,只是没走到那一步。如果被生活碾压,山穷水尽的时候,大部分都能一百八十度大逆转,置之死地而后生。

刘涛在《琅琊榜》中饰演的霓凰郡主,攻气十足。她武功高强又智谋过人,在满朝乱局中可以独善其身,但在与梅长苏长亭相认的时候,却柔情似水楚楚动人。

刘涛不仅在剧中刚柔并济,在现实生活中,她也是兼具女汉子和软妹子的双重性格。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早在2006年,刘涛曾在汽车赛夺得女子组冠军,是内地第一位获得赛车女冠军的明星。身着赛车服的刘涛英姿飒爽,比身边的几个男选手还要帅酷。可她在当“特奥会”大使的时候,一袭白衣,款款而行,似仙女下凡。

2007年,刘涛嫁给身家200亿的王珂,并在婚礼当天宣布息影,决定退居家中,相夫教子,做一名贤妻良母。第二年,王珂破产,一度萎靡不振,失眠、脾气暴躁、乱摔东西,甚至提出离婚。刘涛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可仍然是杯水车薪。为了支持丈夫,她曾一年拍了18部戏。

退可为夫君洗手煮羹汤,进可霸气赚钱养家扶持他。刘涛的人生,是一个大写的恢宏。

每一个女孩的骨子里,其实都有女汉子的特质。

初到北京的我,刚搬到和同事合租的两居室里的时候,就着昏暗的路灯,去超市里买了大米和炒锅,还有各种油盐酱醋。拎着快20斤的东西,手被购物袋勒出一条条印痕。

回去后打扫刷墙,自己爬高挂窗帘,清洗带着厚厚污渍的抽油烟机。保险丝烧了自己换,电视坏了自己修。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可自从遇到先生,我又成了那个矿泉水瓶盖儿都拧不开的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

不是装弱,只是有了一个可以替你遮风挡雨的人,心一下子就柔软下来。没有几个女人,天生喜欢冲锋陷阵,即使在职场不得不奋力拼杀,回到家,在那个喜欢的男人身边,也甘愿柔情似水,眉目含情。

每一个正在拼命的姑娘,心里都有太多无奈。“我若不坚强,懦弱给谁看?”为了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在如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她们只好包裹起自己的柔弱,披上铠甲,为自己披荆斩棘。

听着黄小琥的歌《没那么简单》,反复唱着那句“总是不安,只好强悍”,许多软妹子,就在成为女汉子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女汉子拥有一颗渴盼被疼爱的温柔的心

在我眼里,软妹子和女汉子,都是褒义词。每一个女生,都同时具有这两种特质。

杨绛在钱钟书先生的《围城》大火之前,早已名声在外。她著写的话剧《称心如意》,在金都大剧院上演后,迅速走红。她精通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后来还翻译了《堂吉诃德》全集。如果她一直以学术为中心,她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一定比今日更声名鼎沸。

但是,因为有钱钟书,她甘愿做幕后。钱钟书从小生活在优裕的家庭环境中,对生活琐事可谓一窍不通,杨绛便很自然地担负起照顾先生日常起居的事务。

杨绛在英国医院待产的时候,曾有过这样的场景。某天钱钟书先生去医院探望她,说:“我做坏事了。”原来钱钟书打翻了墨水瓶,把房东家的桌布染了。杨绛说:“不要紧,我会洗。”“墨水呀!”“墨水也能洗。”然后钱钟书就放心回去了。

可第二天他又做坏事了,这次把台灯给砸了。杨绛说:“不要紧,我会修。”钱钟书先生又放心回去了。过两天他又满面愁虑,说是把门轴弄坏了,门不能关了。杨绛说:“不要紧,我会修。”等杨绛出院回来之后,果然全部修好。

杨绛在职场中急流勇退,洗净铅华,心甘情愿做家务事上的女英雄。一切,都是因为爱。

我们何必纠结,自己到底是女汉子还是软妹子,我们本就是雌雄同体的新时代女性。平时我们收起身上的刺,做一只温柔的人畜无害的弱女子;但若生活虐我们千万遍,我们也能披甲上阵,怒怼生活。

女汉子,是在如今激烈的社会竞争中,软妹子们用来保护自己的盔甲。透过假装坚强的外表,里面无一例外的,是一颗渴盼被疼爱的温柔的心。

下一页: 2
笨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