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洁: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去了

张洁,1937年生,中国著名女作家,辽宁抚顺人。是唯一两次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家。其代表作有《爱,是不能忘记的》《方舟》《沉重的翅膀》《无字》《祖母绿》等。张洁常以“人”和“爱”为主题的创作在文坛独树一帜,浓烈的感情笔触探索人的心灵世界,细腻深挚,优雅醇美。

从6月1日到10月1日,整整132天里,母亲在病床上受尽了折磨。她老人家去世时,我正在报社编稿子上夜班,她逝去17个小时后,我才匆匆从120公里外的省城赶回老家。握着母亲冰冷的双手,我明白,从此后,我与至爱的母亲将阴阳隔世,以后回老家,进门时再也不能喊一声“娘”了!泪水一滴滴落下,我真渴盼这世上能有回天之力,帮我唤醒睡去的母亲!

做夜班编辑昼伏夜出,我因此很少回家。去年,母亲从春节盼到“五一”,等到的却是我加班不能回家的消息:话筒里,我能明显感到母亲的失望,但她却爽朗地安慰我:“娘知道你工作忙,别回来看我了!”

谁知,这竟是我最后一次和母亲讲话。短短一个月后,当我得到母亲病重的消息赶回老家的医院时,母亲已右半身偏瘫,不能说话了。在病床前,我只守了一夜,我天真地想,母亲只有59岁,她应该会好起来。

住院25天回家后,母亲的病情总是不稳定:不能说话,不能吃饭,不能翻身……每次听哥哥打电话述说情况,我都焦灼不安:编稿子时,非要朗读出声才能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些。那时,我真想甩下手头的工作,告几个月长假,回家侍候母亲!可是不能。

编辑部人手少,任务重,中间又有一次必须参加的全省新闻工作者政治纪律考试。等到8月4日,利用双休日急急赶到母亲身边时,我惊呆了:这是我的娘么?原来丰润的脸庞变得干枯黄瘦,身体似抽去肌肉血脂一般,只剩下一副伶伶骨架!短短两个月,母亲已瘦得脱了形。

心,就像被人用刀齐刷刷削去了一半,晚上躺在母亲身边,我心痛地彻夜难眠。

第二天还要赶回单位。握着母亲无力的双手,看着她眼角渗出的泪水,我真是难分难舍:给单位打电话,告几天长假!结果还是没有打。我边往报社赶边后悔,边流泪。但我知道,母亲不会怨我。

她从来都以我能拥有这份工作而自豪,从来都把我的工作看得很重,很重。

母亲在病床上煎熬了132天,我没能照顾她一天。

更让我痛惜的是,刚大学毕业几年的我,还没有能力让一生坎坷操劳的母亲过上几天幸福的生活。

“子欲养而亲不在”,上苍,你为什么不给我报答母亲的机会?

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去了。

今生今世,还有谁能像母亲那样宽容我,爱护我,牵挂我?

瑟瑟秋风中,我泣别我最爱的母亲。

这份沉痛的思念,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底,她似母亲慈爱的眼睛,温馨的叮咛,伴随护佑我的一生。

素材运用:因为年轻,因为种种的借口而没有向母亲尽到自己的孝心,直到有一天,母亲忽然离我们而去,我们才深感愧疚,追悔不已。“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与其愧疚追悔,不如趁我们有能力和条件的时候,常回家看看,问问他们是否安好。

关键词:感恩母爱;宽容与体谅;及时行孝;工作与家

下一页: 2
笨驴
  •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由笨驴励志网(www.52donkey.com)编辑整理,于2015年12月18日发布
  •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52donkey.com/gushi/3572.html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