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

  • A+
所属分类:为人处世

深圳卫视有一档已经停播的节目,叫《你有一封信》,专门帮助人们把最想见到的人寻来带到屏幕面前相认。

最后一期定格在14年8月叫:《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有个叫颜世伟的老人,今年80岁了。早年移居美国,半个多世纪来一直在找他的初中朋友刘元江。老人的中学时代开始于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老人就读的学校就在比邻朝鲜的长白山下,每天听到的除了读书声,就是凄厉的炮火声和机枪扫射声,后来迁到了蚂蚁河——深山里的一个村庄时,因为天气严寒,颜老时患大骨节病,够不着脖子,是刘元江帮他洗,艰苦的生活环境,父母亲情的疏离,使颜世伟和刘元江结下深刻的友谊。

后来两个人断了联系,颜世伟移居到了美国。只是在刘元江这么多年在家安坐,在心里想念颜世伟的时候,颜世伟持之以恒地寻找,一刻也没有停,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跟时间赛跑,寻找他的过程十分坎坷:

通过老同学打听没有消息,借助网络没有回复,在自己70岁的时候,意识到时光不多了,唯一要实现的是找到刘元江,于是从美国飞回到中国,回到临江中学,查同学录,亲自拜访或者电话,但都没有结果,在颜世伟的印象里刘元江是测绘学校,于是去查测绘学校的老底子,测绘学校搬来搬去变成了现在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最后跑到山西,省测绘局,都没有找到这个名字,并掏钱在山西日报连续登了一周的大篇幅寻人启事,仍然空手而归,近乎绝望之际,寄望于这个节目可以找到刘元江。

在节目现场,这名叫刘元江的老人受邀而来。

隔着节目组搭建的信封样式的屏障,记忆力惊人的颜世伟在这边动情地带着隐隐的哭腔喊着,如同诵读岁月刻下的一首长诗,信封渐渐打开,彼此的样子投放在对方面前,他们之间的很多故事开始拉开序幕。

“你还记得鸭绿江水的波涛吗?” “记得”刘元江在那边怯怯地应着,带着疑惑亦或期待

“你还记得帽儿山的云雾吗?”“记得。”

“你还记得蚂蚁河的冰霜吗?”此刻的刘元江从座位上站起来殷切地说:记得呀

”“你还记得大礼堂的钟声吗?”“记得”

“那就是我们共同走过的路呀”

刘元江脸上的表情仿佛有些知晓,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他太老了,已经81岁了,很多事情的记忆早已随着岁月的长河溜走了。

颜世伟继续说:“刘元江,你还记得在学校前边的宿舍里,你每天早上给一个同学洗脖子吗,他因为得大骨节病,够不着脖子,刘元江,那你应该记得,每天早上我们同学到江边一起去练军号吗?”

刘元江诺诺地回答:“记不清了”

“你能记得1951年10月24号,有几个同学到临江车站,为一个远行的同学送行,当时有王梁;,有余富生,还有其他同学,你们一起,当火车要开动的时候,忽然招手说:鸭绿江水千尺深,不及同学送我情,你你把这都忘了吗?”

“对不起,真的对你不起我真的都忘了……”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

81岁的刘元江因为记不起来的愧疚感失声痛哭,不知所错,双手合住,不停拱手说,对不起,真的对你不起我真的都忘了…………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1

“对不起,真的对你不起我真的都忘了…………

“我再问你1955年1月份,你有个同学得肺结核了,你给他寄去了四十块钱,这件事你能想起来吗?

刘元江怔怔地回忆,却没出声。

“这是他的一笔救命钱,他至今都想着你,难道你都想不起来了吗?

“我真的想不起来了”刘元江不停用手背抹掉眼泪。

“你当时养着6口人,你还能拿出这40块钱援助你的同学。你有一个同学在大连你知道吗,他叫什么名儿”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2

大连多了,颜世伟呀”

“就是我!”颜世伟激动地喊道,擦拭着沿着皱纹流出来的泪水。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3

60多年过去了,刘元江不再记得他们一块上课练习军号,给他洗脖子,因为颜世伟够不着,不记得自己去车站送他,1951年和他分开,甚至不记得1955年自己给他寄了40块钱救了他的命。

只记得颜世伟这个名字,还有他带给自己的大连的国光苹果。他记不得自己带给别人的好,却也始终记得别人带给他的好,还有那个无可替代的名字。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4

最后颜世伟写了一封信给刘元江:

我们分别至今,已经整整过了62年,这个时间,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来说,不算短了,

但是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你的音容,你的名字,还有我们的友谊,都一直活在我的心里,就像62年前一样的鲜活,无论我去了大连还是沈阳,是天津还是美国,也无论你在临江,还是沈阳还是山西,在这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我一直没有放弃寻找你。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5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少壮能几时,再见鬓已苍。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6

有些人在心底,从来没忘记。

什么样的朋友是真正的好朋友7

下一页: 2
笨驴